香蕉视频在

接下来的两天,叶飞并没有迎接来风暴。

整个中海平静的一点风浪都没有。

只是这份静谧,也让不少人生出压抑,感觉这像是暴风雨降临的前兆。

不过叶飞没有怎么放在心上,他的注意力都落在叶无九身上,细心治疗让父亲能够下床行走。

叶飞聚齐杜青帝和黄三重他们吃了一顿饭,既是庆贺父亲醒过来,也是为金芝林开张做准备。

再过三天,金芝林就要开业了,这是叶飞一大成就,他多少有些紧张。

在叶无九的指导下,叶飞亲自写了请帖,然后让人一家家送去。

同时,叶飞还给他们都送了一大瓶高纯度的羞花美容膏。

只是面对杨家时,叶飞一度犹豫,不知道要不要邀请他们,毕竟官方身份敏感,让他们站台不太妥。

就在他考虑的时候,杨耀东的电话打入了进来,告知老爷子有点心痛,让叶飞过去瞧一瞧。

叶飞二话不说,就让刘富贵送自己去杨家花园。

半个小时后,叶飞出现在杨家门口。

周薇_光阴十月

杨耀东早已经等在门口,看到叶飞出现马上迎接上来,一把拉住叶飞的手开口:

“叶老弟,你终于来了,太好了,快看看老爷子。”

“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,不出声,不说原因,一个人呆着生闷气。”

“我这几天去龙都探望大哥,早上回来行李还没放下,就听到剑雄说老爷子差点晕过去。”

“家庭医生急救一番虽然没事了,但看起来憔悴衰老了很多。”

“医生检查却什么都没发现,他又不理我们兄弟,我实在没法子,只能请你出山。”

杨耀东脸上非常焦急,显然对父亲健康很是在意,所以刚下飞机的他,听到消息就跑过来。

“老爷子不该有事啊。”

叶飞一边跟着杨耀东前行,一边带着诧异开口:

“上次诊脉,他肺脓肿好了,其它小病也没了。”

杨耀东双手一摊:“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回事,总之现在很难搞。”

“嗯?”

前行到一半时,叶飞忽然停止了脚步,他鼻子抽动了一下,闻到一抹跟竹叶一样清香的酒气。

酒气不浓,但很清爽,轻轻一吸,就感精神一振,甘醇充斥着五脏六腑,让人说不出的心旷神怡。

这是绝世好酒啊。

叶飞抬头望去,正见一间房子木门虚掩,酒香是从里面传出来的。

他问出一句:“杨厅,那是什么地方?”

“那是老爷子书房,以前天天呆在里面看书练字,但这两天听佣人说好像都没进去过。”

杨耀东解释一句,随后打了一个激灵:

“莫非书房有问题?有什么邪灵在里面折腾老爷子?”

上次被遗像搞了之后,他对这些很是敏感。

“不是,老爷子一身正气,又身居高位,邪灵不敢冒犯他的。”

叶飞笑了笑:“我只是闻到一股酒香……”

“酒香?这不可能。”

杨耀东轻轻摇头:“老爷子以前确实嗜酒如命,几乎每天都要喝上一两斤。”

“但肺脓肿后就没碰过酒,被你治好后也是喝茶比较多,偶尔遇见老朋友才会喝上半杯红酒。”

“换句话说,他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,对自己身体就极其重视和珍惜。”

“他不会在书房藏着酒偷喝。”

他对老人还是有着信心的。

叶飞一笑:“行,先看看老爷子去。”

他对酒香的好奇,纯粹是因为它太独特了,闻一闻,就让人心里好像有什么牵挂。

五分钟后,叶飞出现在杨宝国面前。

杨宝国坐在摇椅上,脸色憔悴,还时不时咳嗽,呼吸也急促,一副很压抑的样子。

见到叶飞出现,他才神情柔和:“叶飞,来了?”

杨剑雄今天也来了,看到叶飞忙出声:“会长,给老爷子看一看。”

“我没事,好得很,不用麻烦叶飞。”

杨宝国瞪起眼睛斥骂儿子一番:

“叶飞现在忙得很,你把人家叫过来,这不是浪费他时间吗?”

杨耀东和杨剑雄愁眉苦脸,你老都两天不吃饭,不聊天,板着脸喘气,还差点晕过去,还没事?

“杨老,没事,我有空的很。”

叶飞笑着坐下来,随后一握杨宝国的手:“我来给你看看。”

杨宝国赶走了好几个家庭医生,但见到叶飞给自己把脉,只是无奈笑了笑,任由他抓着手诊脉。

把脉过程中,叶飞又闻到了那股酒香,清爽怡人,是从杨宝国的手指和手掌散发出来的。

不浓,只有一缕,但却真实存在,让叶飞能够捕捉。

两分钟后,叶飞松开杨宝国的手,随后看着老人一笑:“杨老,心病啊。”

肝气郁结,导致胸肋闷滞,俨然是心里有事。

杨宝国一怔,随后一叹:“唉……”

“心病?”

杨耀东闻言一惊,忙上前几步,抓着老人的手问道:

“爸,你有什么心事,你跟我们说。”

“不管能不能做到,我们一定不惜代价帮你完成。”

杨剑雄也补充一句:“是想要大哥回来陪陪你呢,还是几个老冤家给你添堵?”

他们两人脸上都有不解,今时今日的父亲,呼风唤雨,要什么有什么,怎么还可能有心病呢?

“都不是。”

杨宝国看两儿子很不顺眼,不耐烦挥挥手:

“你们两个干自己的活去,别在老子面前晃荡添乱。”

“我的事,你们完成不了,谁都化解不了。”

“别烦我了,让我静一静。”

他莫名生出了闷气,还坚决不提自己的心病。

“我们先出去吧。”

杨耀东兄弟还要说什么,叶飞却伸手拉住他们:“别让老爷子生气了。”

两人只好跟着叶飞出来。

杨剑雄嘟囔一句:“叶老弟,老爷子究竟怎么了?是不是更年期啊?”

“叶老弟又不是神仙,老爷子不说原因,他怎么可能知道什么心病?”

杨耀东没好气冒出一句:“只能把佣人和护卫叫过来,问一问这些天发生什么事了。”

叶飞看着两人开口:“杨厅,带我去一趟书房。”

“书房?”

杨耀东一愣,随后也没多问:“行,我带你去。”

三分钟后,叶飞和杨耀东出现在杨宝国书房,房间不大,但堆满了书籍和字画,还有一些老照片。

不过叶飞没有过多审视环境,而是循着酒香直奔角落,很快,他找到一个古木做的垃圾桶。

垃圾桶除了一堆写烂的宣纸外,还有几枚小碎片,散发着竹叶的酒香。

“哗啦——”

叶飞拿起那些碎片,动作利索摆放起来,一分钟不到,视野就多了一个小酒瓶。

他捏一捏完好的封口,还有几抹陈土,转身对杨氏兄弟笑道:

“我知道老爷子的心病了……”

标签: